在“女童举吊瓶参观衡水中学”口水战中窥见“阶层焦虑”

特约评论员胡欣红

      摘要:站在一定的高度审视,围绕“女童举吊瓶参观衡水中学”事件而掀起的口水战,正反映了当下教育改革的困境。众多底层百姓依然期待通过高考改变命运,而相对处于优势境况的阶层却期待早日彻底摆脱应试教育桎梏。两者如何兼顾权衡,颇费思量。

  5月4日,是衡水中学一年一度的开放日,一位父亲举着吊瓶,带着正在输液的女儿前来参观。10岁的女儿此前连续四天发高烧到38、39度,但父亲认为开放日机会难得,想让孩子好好感受衡中的气氛,“我们没文化,但是希望孩子能有文化。一定要考上!”

  “女童”“吊瓶”“衡中”,这样的组合无疑极大地刺激了公众的眼球。视频一经传播,旋即引爆舆论,并一度冲入热搜榜前列。

111

  作为一位从乡村走出来的农家子弟,我十分理解这位父亲望女成凤的急切心情,但对于带着高烧女儿举吊瓶参观衡水中学这种有失理智的方式,却不敢苟同。

  舆论场上,同样仁智互见,引发了一场口水战:一些网友批评女童父亲“越是没文化的人,越是喜欢用力过猛”,“鸡生蛋后,嫌自己不会飞,却逼着鸡蛋飞”,认为这种“打鸡血”的做法是一种病态教育,甚至看到了父亲身上“没有人性的狼性”;而一些网友则理解这位父亲的“责任和爱心”,觉得他正是因为吃过没文化的苦,才期待孩子通过刻苦的学习来争取向上通道。

  窥一斑而知全豹。一桩小事,虽然喧嚣一阵很快就会过去了,但所折射的问题却值得引发深思。从某种意义上讲,“女童举吊瓶参观衡水中学”这样的个案,之所以不经意间就令舆论场撕裂,其背后隐藏的两个阶层的焦虑或许才是深层次的原因。

  作为身处社会底层(或者有过底层经历)的人,在资源相对匮乏别无选择的情况下,能否拼命挤上衡中这样的独木桥,往往在很大程度上决定着他们的命运。当这成了孩子改变自己命运的唯一“出路”,而且是可以不凭门路,凭考试分数论英雄的公平之路时,又有几人能淡定?

  而相对处于优势境况的阶层,同样也满怀焦虑。一方面他们希望孩子能在优渥的条件下延续优势,另一方面他们大多又痛恨于应试教育对孩子身心健康造成的伤害,期待教育生态向更加关注孩子感受的素质教育和快乐教育转变。但在应试大环境难以遽然改变的情形下,也只能无奈地加入逼迫孩子的大军之中。心有不甘的他们,对于“女童举吊瓶参观衡水中学”这样的极端行为,无疑会天然滋生反感情绪。不仅如此,批评抨击背后还潜藏着对衡中模式类学校破坏教育生态、自家接受“素质教育”的孩子该如何与之竞争的现实隐忧。

  站在一定的高度审视,围绕“女童举吊瓶参观衡水中学”事件而掀起的口水战,正反映了当下教育改革的困境。众多底层百姓依然期待通过高考改变命运,而相对处于优势境况的阶层却期待早日彻底摆脱应试教育桎梏。两者如何兼顾权衡,颇费思量。

  视频中有一个镜头让人心头百味杂陈:当一脸病容的小姑娘面对采访者提问怯怯地回答“希望考上(衡中)”时,站在一旁的父亲则斩钉截铁地说“一定要考上!”“不能辜负爸爸的希望!”这是鼓励还是命令?这是逢难必上的勇往直前还是不进则退的孤注一掷?

  家庭情况和所处立场地位的不同,当然对教育的理解和需求会有差异。但不管怎样,教育孩子要尊重其身心发展规律理应是共同的原则。带着女儿举吊瓶参观衡水中学,我们不必过于上纲上线,甚至动辄给他戴上“狼爸”的帽子,但这位父亲教育方法失当却是一个不争的事实。因此,我们有必要善意地提醒他要讲究方法,在激励孩子的力度上再多些温度,对孩子的要求多些伸缩度和自由度。否则,罔顾孩子意愿和现实、甚至透支孩子健康的“为了孩子好”,一厢情愿的最终结果很可能是适得其反。(特约评论员 胡欣红)

网友立场
1 1 1
人妻女友_人妻女友艳情短篇合集_高清美味人妻胸大臀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