以重罚重处消弭公众的“被偷拍”恐慌

特约评论员李松林

图文无关

  又见住店被偷拍,这次是在近年越来越火爆的民宿。

  近日,一名青岛爱彼迎(Airbnb)民宿房主被警方行政拘留。记者了解到,这位涉事房主一边开民宿,一边将摄像头装在路由器里,并对着卧室。发现房间内藏着路由器的是一名从事信息安全工作的游客,他此前曾通过商业安全和隐私保护培训了解到如何检查偷拍设备。据悉,目前该民宿房主已被行政拘留20日,并处罚金500元。爱彼迎方面5月6日回应称,已经永久性移除涉事房源,并向该房客表达诚恳歉意。

  由于接受过相关培训,该游客最终上演了一起“教科书式反偷拍”,博得网络喝彩的同时,更让人隐隐担忧——一方面,并非每个人都知晓掌握反偷拍技巧;另一方面,偷拍行为在我国十分高发。粗略统计,仅从2016年至今年年初,媒体曝光的酒店入住偷拍案件已发生数十起。

  回溯事件,太多疑问值得一一剥开。爱彼迎的这位房东,究竟是从何处购买的偷拍摄像头、此类偷拍行径存在了多长时间、有无偷拍视频被公开流传……当然,这些疑问都只属于个案意义上的追问。众所周知,偷拍在网络上的一些阴暗角落早已形成灰色交易的产业链,对公众隐私权和人身安全权等,构成了巨大威胁。

  也正因为如此,事件曝光后,迅速激起各种分析和讨论。一些声音认为,偷拍之所以高发,是因为偷拍器材市场混乱,偷拍行为十分隐蔽,消费者多缺乏相关防范技巧;同时,偷拍视频市场“低成本、高获利”模式驱使了违法行为,治理的要害在于斩断偷拍产业链……事实上,除却上述因素,偷拍之所以疯狂猖獗,很大原因在于违法成本和门槛低。

  打击偷拍行为,在铲除灰色产业链和背后巨大黑色市场的同时,也要尽快提高违法成本,让偷拍者付出巨大违法代价,逐渐形成“莫伸手,伸手必被捉,伸手必重罚”的法治社会环境。

  远的不说,同样深受偷拍难题困扰的日本和韩国,对于偷拍的处罚力度就十分严厉。为了防止手机偷拍现象,日本政府曾要求所有在日本销售的手机,必须在拍摄时附有声音,传统的手机快门声是不能关闭的。同时,在日本一些地方还有《迷惑防止条例》,针对偷拍,有明确而且很重的处罚细则。在韩国,《性暴力犯罪特例法》不但规定使用智能手机必须发出声响,还严刑重罚装设针孔摄影机、偷拍、散播未经同意的私密性视频,最高处以5年至7年刑期或1000万韩元至3000万韩元的罚款。而目前散播色情视频最高刑罚是监禁一年或罚款1000万韩元。

  我国对于偷拍等行为的处罚,虽有相关法律规定,但违法成本和处理还是相对偏轻。我国《治安管理处罚法》第四十二条第六款明确规定:偷窥、偷拍、窃听、散布他人隐私的,处五日以下拘留或者五百元以下罚款;情节较重的,处五日以上十日以下拘留,可以并处五百元以下罚款。而在《刑法》中,虽然有一个“非法使用窃听、窃照专用器材罪”,但要满足“造成严重后果”这一条件。窃听、窃照专用器材,更多是指公权力部门技术侦察工作中使用的专用器材。揆诸现实,之前多起被曝光的偷拍违法行为,处罚大多只是“治安拘留+罚款”,很少见到刑事层面的处理。因此,提高违法成本已势在必行,迫在眉睫。

  一句话,打击治理“偷拍”违法现象,既要规范相关设备的生产、销售和流通,还要扫清背后的暗黑交易市场,当然,更重要的是提升前端的违法成本,以高昂司法代价和严格执法护佑好公众“不被偷拍”的权利。(特约评论员 李松林)

网友立场
1 1 1
人妻女友_人妻女友艳情短篇合集_高清美味人妻胸大臀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