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南郭先生”出没!在线教育该让滥竽充数者“下线”!

特约评论员胡欣红

  近日,中央音乐学院老师网课出现“低级错误”一事,掀起了一场舆论风暴。

  事件缘起:乐评人邓柯在微博上发布了一段中央音乐学院张姓教师网课视频,并指出其讲解中的诸多错误。据邓柯列举,张某的网课讲解视频中,一些基础知识点上出现“低级错误”,包括“八度内音程、三和弦的构成”以及唱错唱名、认错音程等基础技能的错误。邓柯认为,“这些都是非常非常基础且重要的内容,小学阶段就涉及了,而且如果没掌握好就直接影响到后面的学习”。

  堂堂中央音乐学院老师竟然出现“低级错误”?这样的爆炸性消息甫一传出,旋即引发网友热议。

  据中央音乐学院党委宣传部部长潘国强介绍,张某并非中央音乐学院的老师,只是劳务公司派到该校学生处的行政工作人员,视频也是其到该校之前的个人行为。视频公开后,张某深深自责,并主动向学校提交了辞职信。

  张某固然因东窗事发而自食恶果,但这并不意味着事情就此终了。一桩看似是误人子弟的个例,背后反映的却是在线教育平台发展中亟待解决的师资和质量问题。

  随着互联网的普及,在线教育获得迅猛发展。据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最新发布的《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》显示,截至2018年12月,我国在线教育用户规模达2.01亿,较2017年底增加4605万,年增长率为29.7%;手机在线教育用户规模达1.94亿,较2017年底增长7526万,增长率为63.3%。

  一边是一年增加几千万的爆炸式增长,一边则面临规则的缺失、经验的不足、发展阶段的不成熟等诸多问题。两相结合,不可避免地导致了在线教育的“野蛮生长”和乱象重重。比如,多数机构缺乏“办学许可证”,很多互联网教育企业只拥有工商部门颁发的营业执照,而缺少教育部门颁发的办学许可证。

  师资短板则更令人忧心不已。由于互联网教师资格认证和质量认证制度尚未建立,在线教师的准入门槛缺乏监管,教师队伍鱼龙混杂,课程内容良莠不齐,让在线教育陷入了尴尬。某知名教育科技集团负责人俞某就曾表示,该集团教师“近50%没有教师资格证,这个情况还算是好的,大部分机构90%的教师都没有(证)。” 

  尤其是音乐等专业性较强的在线教育,不具备专业知识的人很难发现问题,辨别优劣。以张某的课程为例,学生大多是计划参加音乐教师资格证的考生,其中有相当一部分人未来将成为音乐教师。如果像张某这样滥竽充数的“南郭先生”没有被曝光,其“低级错误”恐怕将会“经典永流传”,以讹传讹,痛何如哉?

  在线教育谨防“南郭先生”,当然不能仅靠专业人士“打假”,亟待线上线下的有效监管。

  规范线上教育,国家正在从顶层设计方面发力。去年11月,教育部、国家市场监管总局、应急管理部三部门办公厅联合印发的《关于健全校外培训机构专项治理整改若干工作机制的通知》里,已经将线上教育纳入了监管范围。通知明确提出:要强化在线培训监管,线上培训机构所办学科类培训班的名称、培训内容、招生对象、进度安排、上课时间等必须在机构住所地省级教育行政部门备案,必须将教师的姓名、照片、教师班次及教师资格证号在其网站显著位置予以公示。今年的全国两会上,针对线上培训问题,教育部部长陈宝生表示,在相关文件出台之前,将比照线下治理的政策措施,对线上这些培训进行规范。

  毫无疑问,相比传统教育,在线教育拥有很多便利性,把“教育搬上互联网”既是潮流所向,也是现实所需。但是,如果连基本的师资和质量都不能保证,谈何发展?“南郭先生们”不但误人子弟,同样也会反噬在线教育,令其陷于万劫不复之地。

  在线教育不能成为监管盲区,相关部门该出手时就该及早出手,否则就是误人子弟。别让在线教育的监管“离线”,才能让家长的信任上线。要让孩子学得放心,除了相关部门进行有效监管之外,作为在线教育的从业者,也不能一味向“钱”看,必须心怀敬畏,回归“教育”本质,争取在规模化发展与保障服务能力之间达到最大化的平衡。(特约评论员 胡欣红)

网友立场
1 1 1
人妻女友_人妻女友艳情短篇合集_高清美味人妻胸大臀圆